建筑界“女魔头”扎哈辞世

伊拉克裔英国设计师扎哈哈迪德的公司3月31日说,哈迪德患心脏病于当天去世,终年65岁。

被称为建筑界“女魔头”的扎哈以复杂的曲线造型、大胆和未来派建筑设计著称,作品包括中国广州歌剧院、2012年伦敦奥运会游泳馆。她的设计风格也饱受争议。

“我感觉自己并不属于权威,就像个局外人……我似乎游走在权威的边沿,悬在那儿,我很喜欢这样。我本质上并不反对权威,我只是做着我的事情,仅此而已。”

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在官方网站证实了她的死讯。官方网站上说,哈迪德本周较早前感染了支气管炎,在医院接受治疗时心脏病突然发作,在当地时间3月31日早上突然逝世。她的死讯传出后,其建筑师事务所的官网也多次陷入繁忙而无法访问。

扎哈在国际建筑界极负盛名,她在世界各地都设计了不少知名的建筑作品,比如东京新国立竞技场、德国宝马汽车公司中央大楼、英国伦敦奥运会游泳馆、阿布扎比表演艺术中心、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缆车站、德国沃尔夫斯堡斐诺科学中心、美国辛辛那提当代艺术中心和米兰的170米玻璃塔等。

在北京,扎哈的作品包括新机场一号航站楼、望京SOHO、银河SOHO和丽泽SOHO。

哈迪德是建筑界的一个传奇。有人说她是疯子,有人说她是异端人物,当然还有人说她是特立独行的建筑大师。不论如何,哈迪德被誉为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“解构主义大师”。

很长一段时间内,哈迪德被认为是一个只会纸上谈兵的建筑师,确切来讲是一名“艺术家”或一位“学者”,而不是一位真正会动手建设的建筑师。实际上,有很多人不能接受哈迪德怪异的设计方案。著名的主流建筑师罗伯特亚当是批评哈迪德的其中一名专业人士:“她打着建筑的幌子搞抽象雕塑艺术。那些建筑看起来可能很有趣,可是它们后面有什么理论支持吗?显然没有。那些建筑一旦没有人接触了,不出5年或10年一定会倒塌瓦解成碎片。”

几年前,扎哈在北京的项目也曾在网络上引起了一番争议,有的人说它是“上帝的曲线,天堂的水波”,也有人说它很丑。对此,曾经是扎哈事务所员工的中国建筑师申江海说,争议在扎哈的建筑作品之上并不稀奇。

“大家对扎哈的争议并不是只在中国,其实从她做自己第一个项目之后被日本建筑大师矶崎新发现的时候,世界就充满了对扎哈的争议。但这也是扎哈的魅力所在,因为她将建筑设计引领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。如果没有她的执着甚至偏执,人们也不会知道建筑原来也可以做成流线型。”

哈迪德喜欢用漫不经心的美国腔调声音洪亮地向她的下属布置工作。每当听到她的声音,下属们都会吓一大跳。哈迪德是个与众不同的老板。与哈迪德打交道,就像对付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一样。她的一位前助手说:“在她手下工作从来不觉闷,但她经常像一个疯子一样,你得忍受她怪物一般的尖叫、怒吼。回过头看,有时候觉得她很悲哀。我想她一定很不快乐。她的生活一团糟。”

普立兹克奖评审团曾评价,哈迪德获得世人认可之路,是“英雄式的奋斗历程”。

扎哈1950年出生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一个富裕、开明的家庭。她的父母相信教育能使人独立,在女儿身上投入了很多的期待。她父亲一位世交的儿子是名出色的建筑师,这位邻家哥哥对年幼的扎哈产生了极大影响。

哈迪德曾在黎巴嫩贝鲁特美国大学学习数学,后又在伦敦建筑协会建筑学院深造,师从荷兰著名建筑师雷姆库哈斯。

哈迪德的事业发展并非一帆风顺。1979年她成立了自己的建筑设计公司,1993年才接到第一个项目。1994年,哈迪德艰难获得了英国威尔士卡的夫湾歌剧院竞图方案的一等奖。但是,来自卡迪夫地方的反对最终扼杀了哈迪德方案的实现。他们不愿意让一个口音浓重、深色皮肤的伦敦女人主持一幢威尔士重要文化建筑的建设。哈迪德承认,卡迪夫的挫败曾给予她很大的打击,在卡迪夫设计项目失败后,约6年时间她没接到设计项目,收入全都是靠教课、演讲等……哈迪德坦言,那时候,她甚至重新考虑自己是否应该继续留在建筑界。

2000年后,哈迪德终于时来运转。2004年,她赢得了建筑界的诺贝尔奖——普立兹克奖,同时创下了两项记录——是该奖项创立25年以来的第一位女性获奖者,还是最年轻的获奖者。2012年,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封她为爵士;2016年年初,她赢得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颁发的“皇家金奖”。

此后,扎哈的建筑像狂飙一样扫过城市,随着时光的砥砺,哈迪德的建筑语言越发成熟而坚定,逐步走上空灵飘逸的路数,使整个建筑界在相当程度上笼罩了哈式光环。

同所有建筑师一样,哈迪德曾为了实现设计理念而煞费苦心,也并非所有作品都能成功。她的一些作品也饱受诟病。比如韩国首尔东大门设计广场就被人形容为“一艘紧急着陆的丑陋飞船”。

她为东京2020年奥运会设计的新国立竞技场方案,被日本民众吐槽“像乌龟”,最终被日本政府弃用,安倍政府给出的理由是,造价太贵。

Leave a Comment